谈到长寿山便不得不说说“幽蝶溪”,其实现在称之为溪有点过,因为在这个季节基本上没什么水了,都只露出一块块溪石,只有一小段有浅浅的溪水。不过单就这点水也就足以慰藉我心中那个想脱离喧嚣的心灵。这个季节的长寿山基本上没什么游人,能走到幽蝶溪的更不多了,因为路不好走,挺荒凉。所以这样的幽蝶溪更给我一种世外桃园的感觉。没有楼,没有人,只有微微的风,清清的溪,和小小的鱼。如果不是和同学在一块,我真想躺在溪流中的溪石上睡一觉,静静的,静静的聆听着溪流从身下流过,用心感受着鱼儿在水中的幽闲与自得,与大自然来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邂逅~~
(一)幽蝶溪


看着一片片落叶静静地躺在溪面上,倾刻间我也想成为一片叶子,也静静的躺在水面上。任由凛洌的溪水,把我带向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只有两侧的山石和偶尔的鸟叫还有溪底的小鱼陪伴着我,静静地闭上眼睛享受这难得的静谧~~~



幽蝶溪的水只能让人联想到静与柔,但一旁的山石上所留下的一道道溪水刻过的印痕,却给静与柔的执着作了最为生动的诠释!这种执着与海一样,只不过没海的大气,海用它的汹涌与澎湃一次次的磨平着沙滩上的焦石,而溪水却用它的静与柔让坚硬的山石也不得不为之留下它曾从这走过的痕迹~~
拍到这张照片其实是一种缘份,这两棵小草长在溪中央的一块石头上。当时我只是带着一种想冒险的冲动三蹦两跳的来到这块石头上,一低头就看见这两棵亲密无间的小棵,与其说是亲密不如说是天作之合,在这样的山谷中,这样的溪流上,这样的石头边,就只有他们悄悄的生长着,亲昵着,真有一种爱在天地间的豪情,但却是那样的无声
          

          

  自从10月6日去了一趟角山长城,便好像产生了一种“长城情结”,或者是从小便有这种喜欢长城的情结,只不过在去过角山以后被彻底激发了。
  长城--特别是野长城,我对之不由的情有独钟。它那历尽风雨蚕食所留下的一道道凄凉与苍桑,却又给人以一种无言的敬畏与感概。只有当你真正站在了长城的烽火台上,远望着群山的魏峨与险峻,再细看长城角下的一棵棵随风飘摇的野草,也只有这时,你那游离于21世纪的灵魂,才能正真的融于这千年前祖先留下的奇迹与财富。
  而看到与对山相连的长城被人为的拆除,用来建筑公路通向景区的时候。忽然我觉得人们只不过是一群游离于人与兽之间的异类。当人们一面用小丑一般的脸孔利用着长城为自己带来的可观利润的同时,又在为同样的利益在把仅存于世的一段段长城引向毁灭!难道人们都忘记了那句原本用于保护水资源的宣传口号?“不要让自己的眼泪成为地球上的最后一滴水!”难道我们的子孙后世只能看见那些被人为修善过后的所谓长城,而这样的长城所蕴涵的已经不再是历史,不再是奇迹,而是人为的血淋淋的利益!
(二)三道关长城



望着如今长城脚下弯蜒的公路,回想古时候从林荆棘的山林的峻岭,有此一城,虽然无“大散关”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但谁敢否认它没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豪情?







城砖上的一片片青苔就像老者脸上的一片片老年斑,正是这片片斑迹见证了长城所历经的风雨,也许只有当我们也成为其中一片青苔,与这古老的长城融为一体时,才能真正的去体会到它,不应该是“他”所蕴涵的一切……
这就是当年守卫长城的战士们用来做饭的地方,透过残留下的淡淡碳迹,我隐约还能闻见阵阵饭香~~~~~~~~~~
          

          

(三)其它

          

          

          

这几张是在药王谷拍的,瞧瞧这哥俩,模仿能力超牛,那张关公刮骨疗伤的模仿得最为出神入化,堪称一绝啊~~~~
(四)搞笑篇